西潺

冬(一)

现pa!高中设定!李白高三杜甫高二!

大概有好几篇!新年快乐!!这个纯糖!

深冬了啊。

李白从值周回来,自己座位上放在一杯热饮和一张折起来的小纸条。

不用想了,肯定又是姜茶。

第十一次了。

每次都是值周后,风里跑来跑去被冻得缩作一团,喝杯热的刚好暖暖。但到底是谁呢?李白一边喝着一边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打这桌面,一下又一下。

殊不知潜移默化的,自己已经习惯了原本压根不想碰到姜茶的味道。

“这味道……怎么跟子美的感觉一个样。不会是这个二缺送的吧??”

下一秒这个想法就被一拳打散。因为附带的小纸条上,每天都是一句诗。

一句表白的诗。

“也不知道是谁家小姑娘,人倒是挺浪漫的,就是太害羞了。”李白低声。

放学。

杜甫到高三楼找李白。跟小媳妇似的帮人整书包,收拾课桌。李白在旁边看着,笑着笑着又忍不住打趣道:“子美啊,你什么时候成年啊,可以过门了。”

杜甫抬头白了一眼,继续整理,剩李白一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撩骚。

杜甫挺喜欢这样的。

其实都是废话,但他还是怎么听怎么觉得有趣。

“他真可爱。”这样思衬着。

“嗳,子美啊。你每天来看我。有没有看到谁给我送的饮料啊。”

杜甫滞了一下,手攥紧又一下子松开继续帮着整。

“没有。我没有看你,也没有看到谁给你送。”

“这个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小子美。你明明有来看我的好叭!我昨天都看见了!”李白背起杜甫整完的书包。手欠地拍了下杜甫的屁股。“走啦!小媳妇。”然后又自顾自地大笑起来。

杜甫快步跟上,走到李白身旁。细细思量后还是伸出手捏一把李白屁股。低声道:“我夫君屁股够翘。”说完就埋下头脸红。

月黑风高夜。

“我在干什么?!!!”

“杜甫你脑子有问题吧?!!”

“!!!!!”

懵了。就像喝了一大口可乐,在口中爆炸的感觉。

第一次写pa我jio得ooc了哭泣。我尽量还原!!呜呜呜抱歉各位。

ok,下一次👏

换我教你。

有微微的私设。是邻家玩伴。

“子美……你还想要吗?”
李白跪坐在杜甫身下,舔去嘴角的那一抹。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无辜,只是眼角那点。。是藏不住的。
杜甫睁眼。
不是第一次了。
不能在用“意外”搪塞了。
又一次的亵渎。杜甫几欲杀了自己。
他可是……可是……太白兄……。
教自己骑马,教自己吟诗的太白兄。
“子美!子美!!你怎么还没起啊!今天莺儿寻我去赏花你去不去啊!”还在门口的李白喊着。
…该死的,怎么偏偏这时候来。
杜甫心里暗骂一句。骂完又悔得不行。不知是为不该骂人还是因为不该骂李白。
然后又恨恨起莺儿来。
正酝酿着起床,李白却已经冲进来。杜甫错愕了一秒然后赶紧埋进被子里。
“小子美!还赖床!哼哼……”李白一把掀起。又突然放下。
沉默。沉默。
半晌才开口道“子美你这是…这是……嗯……长大了?”
“……嗯。”杜甫闷闷地应了一句。但回味了一下又有丝喜悦。
太白兄知道了,我长大了。
我长大了。
李白听了还以为杜甫是生气了。匆忙道:“子美你…你莫气啊,这个事…正常的啊…我…一开始碰上还吃了一大惊……其实…到现在我还……不怎么会做这事。”惯爱说荤话的李白这时磕磕巴巴起来。教杜甫有点想笑。
他好乖。
可我一点也不乖。
我会做这事。
想着乖孩子做的。
“嗯,知道了。”还是一样的小心翼翼。
沉思着的杜甫抬头对李白微微地笑了一下。像是还有些害羞。
真可爱啊……子美……脸还红了嘿嘿。
李白暗自思衬着。殊不知杜甫想了些什么。
“太白兄你出去……我待会来。”
“好!”
李白,这次,换我教你。


蹲下次想开个杜李的短篇,现趴的(……)






【小段子】百年好合

【特别关心】小朋友真可爱:〔图片分享〕
贺朝点进去一看,一张证件照。
是一张许晴晴的结婚证件照。
贺朝也没看清是谁的就笑起来。
“原来小朋友想要这个啊。”
第二天,只是想告诉贺朝许晴晴结婚的谢俞拿到了一本大红本子。八九十年代的那种放炮吹喇叭的气息。
上书:百年好合。

月下酒

糖!吃完后告诉我甜不甜!!从 @时予 小姐姐地方拿到梗嘻嘻嘻。

“子美啊,喝酒吗?”
李白娴熟地翻过杜甫家的矮院墙。手里拿着一小坛酒。笑眯眯地晃了晃酒坛。自顾自地接到:“要大点的酒盏!”
杜甫依言去取了对,递给李白一只。也不急着倒酒喝。徐徐地问道:“太白兄今日怎来了?”
李白朝杜甫咧嘴一笑,道:“自然是你这儿好啊。”去其他地方老酒鬼们都要抢我酒喝。
杜甫一愣,在一刻的意马心猿后,听出了弦外之音,莞尔道:“太白兄可是真爱酒。什么都大气,在这酒上倒是不愿让了。”跟个小孩儿似的。杜甫暗自摇头笑了笑。
带的那小坛很快就喝完了。杜甫又去买了几壶回来。
有七八分醉意的李白笑道:“他们总说我李白十句诗有九句不是女人就是酒。哈哈哈哈哈这话可没说错。人生啊及时行乐,酒这东西……”接下来的杜甫就再也听不见了。
女人。女人。女人!
李白这般爱酒。是不是对女人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是不是碰过很多女人!
杜甫攥紧了酒盏。以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盯着李白。
前不久还应和着李白那套及时行乐论的杜甫此刻厌恶着他的不作为起来。
偏偏注意到杜甫看着自己的李白还抬头对杜甫一笑。眉眼净是风流。
对女人……也这样?
攥着酒盏的手竟显出几道青筋。
他是我的。
我一人的!
空气中满是酒的甘甜。
欲望。嫉妒。理智。纠缠着,把杜甫折磨得要发疯。
……我恨他!恨到想杀了他!杜甫低头想着。等看到李白的时候,心又软成一片汪洋,溃不成军。
嘴唇被咬得近乎苍白。
我是要疯了。
我喝醉了。
杜甫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
月撒下一大片光。

早安。吻。甜饼。

周末。
比谢俞早醒一步的贺朝撑起身子看着熟睡的小朋友。
真可爱啊。
贺朝轻轻地捏了捏小朋友的脸。
他好软啊。
也没干什么,仅仅是看着他,就觉得心被填满了。
他是我的,是我贺朝一个人的小朋友。
“唔……”谢俞醒了。还是迷迷糊糊。
贺朝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叫着“哦!!!你醒啦!早安!!”
……sb。谢俞翻了个身子继续睡。暗自叹着这样下去没多久就要把贺朝送进医院。
贺朝只好又躺下来,在背后盯着小朋友的后脑勺。
好想揉啊。
很多年前他也这么想过。
幸好没错过。太幸运了。
想让小朋友安分睡觉的朝哥在五分钟后终于忍不住,又叫道:“小朋友,我好喜欢你啊。你好可爱啊。”
可爱你妈。。谢俞轻轻踢了脚贺朝。
“我想……”睡觉。话还没说全。贺朝已经凑上了。
“想要早安吻?可以啊,小朋友你贼会玩!”
说着亲亲在谢俞嘴唇上印了一下。
“你……”
“还不够?”贺朝又亲了一下。
“……”睡意是亲没了。但谢俞想打人。
贺朝见谢俞这么瞪着他,开始暗自反省。突然灵光一现,琢磨出了个结果。
开始热吻,手还不安分地往下摸。
……算了,也认了。
谢俞这么想着。开始和贺朝激情缠绵。

大家好,我是西潺。
脆皮鸭食客。
最近很沉迷现欧。
历史同人暂时只吃杜李(李杜也ok)和轼辙
是个边缘写手。
文章有不足之处请指出!感谢您!
欢迎安利!欢迎扩列!
QQ2145416938
爱您。

818杜李那些破事(2)

1李白藏了坛酒。据说有些特殊功效。打算等杜甫长大了给他喝。

2杜甫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李白,中二时期三句不离李白,各种花式夸(其实现在也……不过都是暗戳戳嘻嘻)

3杜甫家里养了只狐狸,叫青莲。

4李白在杜甫家留宿都是睡同一个被窝的。虽然其实可以再理出个床位来。

5李白到杜甫家里留宿的话。杜甫会换床被子。

6想李白的时候,杜甫会把那床被子拿出来盖。|ω・)

7.杜甫的酒量其实还是挺好的。特别和李白这种别人喝一杯,自己喝十杯的人一起时,一般都不会完全喝醉。

8.杜甫在外人面前不怎么喝酒。

9.李白觉得杜甫又乖巧又纯情(其实并不是)调戏起来特别()

10.李白喜欢摸杜甫的小脑壳。




818杜李那些不为人知的秘闻(1)

1.每次杜甫和李白相伴旅行,杜甫总会有这么几晚上以各种理由只租一间房。

2.李白喜欢蹭质地柔软的被子,睡梦中就直接把杜甫当
成被子()。

3.李白睡相很差。同睡时,经常翻到杜甫身上。

4.杜甫总是比李白醒得早。然后就假装不经意地用自己的()顶李白。

5.杜甫在李白看来害羞脸红的时候其实十有八九是在yy李白。

6.杜甫理论知识以及知识面要比李白丰富。|ω・)

7.李白无聊的时候会半夜三更到杜甫家去找杜甫玩。

8.杜甫好几次在李白家面前徘徊。就是没敢进去。

9.杜甫有本chun宫。龙阳的。里面的人物被他添了几笔。传说有几分神似李太白。

一些脑洞。码着辽,有空写。大家当小段子看吧。晚上继续。


杜李。花酒。


花酒其实在宋时才盛兴。我随手用了见谅。(下面正文

落花时节。
那人在院落里,抓起酒壶就是一番痛饮,任清冽的酒洒落脖间。罢了拿袖子一摸,带着几分醉意的笑眼看着。
“可是回来了?”
“…太…太白兄…?”杜甫似做梦般神志不清地呢喃道。
“嗯。不欢迎?”
如初醒的杜甫跑过去揽住李白的肩。忍不住地在李白肩上蹭来蹭去。
我好想你。好想好想好想你。当然这般思念他没敢说出口。现在这样的举动在自己这种心怀不轨的人地方,已是逾越了。只好以还小的名义自欺欺人过去。
“小狗都没你这么粘人。”李白捏了捏眼前人的脸。少年人的身形已经拉开来了,也是,一算年纪也是成人了,只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尤其是笑起来多少透出些稚气。
杜甫脸蒙上些红色。低下头暗暗唾弃自己过于放肆。一旁自我反省。
不知何时起,自己对李白的欣赏变了味道。从李白的诗才……到…到觊觎他的身体…
多少次的梦魂萦绕。
李白只当自己打趣杜甫又过头了。一边笑着一边又忍不住地掐了掐杜甫的脸。
“今晚上有灯会。”李白淡淡地说。
“你…你…可愿同我一起去喝……花酒?”
李白早想和杜甫一同去喝花酒。只念着他年少,去了易玩物丧志,这么小就去又总归不大合适,便一直未提。
“去的!”杜甫也不细想便应和下来。
李白见杜甫这模样不禁大笑。也不知这杜二甫到时害羞成什么模样。
至烟火地。
到青楼门前,杜甫便扯着李白袖子不给他进去。倒终坳不过李白,进了里面。
李白风流,却不是什么一味寻欢作乐之人。到了那儿也只不过听听歌姬弹琴,喝酒吟诗,与杜甫闲聊几句罢了。
李白豪爽,杜甫喝一杯,他便要喝个六七杯。纵使一身好酒量到了半夜也醉得不省人事。杜甫也半斤八两,只留一丝清明。
便索性留在这儿过夜。
令妓女退下,杜甫刚关过门转身。就见李白有一下没一下地拉扯衣服,嘴里哼哼唧唧着 。
杜甫一下瞪大了眼睛。而后又喝了一口酒壮了壮自己的怂人胆。以一种及其露骨而又意味深长的眼光盯着李白。
醉酒的他脸颊露出些不正常的潮红,扯着衣衫又似乎呻吟着什么。这副模样在杜甫眼里就像发了情的猫一样。
午夜梦回时候,这样的场景在杜甫脑里不知出现了多少遍…只是这次……李白他……
翌日,李白醒来。宿醉带来的头疼一股子冒出来。抬手扶额时竟在手腕上看到了一两点红痕。也不知是哪个大胆的女子。李白笑笑。杜甫也不知跑去了哪。不过在李白收拾打算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几点疑似白浊的液体。想定是那小子害羞先跑了。
归去。
又逢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