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潺

ok,下一次👏

换我教你。

有微微的私设。是邻家玩伴。

“子美……你还想要吗?”
李白跪坐在杜甫身下,舔去嘴角的那一抹。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无辜,只是眼角那点。。是藏不住的。
杜甫睁眼。
不是第一次了。
不能在用“意外”搪塞了。
又一次的亵渎。杜甫几欲杀了自己。
他可是……可是……太白兄……。
教自己骑马,教自己吟诗的太白兄。
“子美!子美!!你怎么还没起啊!今天莺儿寻我去赏花你去不去啊!”还在门口的李白喊着。
…该死的,怎么偏偏这时候来。
杜甫心里暗骂一句。骂完又悔得不行。不知是为不该骂人还是因为不该骂李白。
然后又恨恨起莺儿来。
正酝酿着起床,李白却已经冲进来。杜甫错愕了一秒然后赶紧埋进被子里。
“小子美!还赖床!哼哼……”李白一把掀起。又突然放下。
沉默。沉默。
半晌才开口道“子美你这是…这是……嗯……长大了?”
“……嗯。”杜甫闷闷地应了一句。但回味了一下又有丝喜悦。
太白兄知道了,我长大了。
我长大了。
李白听了还以为杜甫是生气了。匆忙道:“子美你…你莫气啊,这个事…正常的啊…我…一开始碰上还吃了一大惊……其实…到现在我还……不怎么会做这事。”惯爱说荤话的李白这时磕磕巴巴起来。教杜甫有点想笑。
他好乖。
可我一点也不乖。
我会做这事。
想着乖孩子做的。
“嗯,知道了。”还是一样的小心翼翼。
沉思着的杜甫抬头对李白微微地笑了一下。像是还有些害羞。
真可爱啊……子美……脸还红了嘿嘿。
李白暗自思衬着。殊不知杜甫想了些什么。
“太白兄你出去……我待会来。”
“好!”
李白,这次,换我教你。


蹲下次想开个杜李的短篇,现趴的(……)






【小段子】百年好合

【特别关心】小朋友真可爱:〔图片分享〕
贺朝点进去一看,一张证件照。
是一张许晴晴的结婚证件照。
贺朝也没看清是谁的就笑起来。
“原来小朋友想要这个啊。”
第二天,只是想告诉贺朝许晴晴结婚的谢俞拿到了一本大红本子。八九十年代的那种放炮吹喇叭的气息。
上书:百年好合。

有染

入夜。
明长宴胡乱洗漱一番,正欲脱衣睡觉。
忽而觉着外面的声响有些诡异。起身去看。一开窗子,便笑了。
“什么鱼这么坏呀,半夜三更跑人院子里来了。莫不是急着想下锅了?”明长宴乱说一气。怀瑜冷冷地看了一眼。径直从窗入屋。他一脸正气地从明长宴面前走过。却偏偏叫明长宴想到了些话本中的不宜。霎时扑到怀瑜怀里,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道“大人,妾身委屈。外面的人都说妾身同大人有染。可我俩明明清白得很!”怀瑜一下愣住了。明长宴少看到怀瑜有这般表情,自觉得意。赶紧添柴,笑嘻嘻地勾上了怀瑜的脖子:“不如……我们今日就把这名给坐实了?”
怀瑜意识到面前这人大概又是在开玩笑,前刻因信以为真,正欲扶上腰的手堪堪收了回来。
“不好。你走。”
怀瑜攥紧了手,克制。
明长宴却以为是怀瑜害羞了。
乐得不行,忍着笑意佯装去解人衣衫。
怀瑜闭上眼睛,像是临刑的人。抓住了明长宴的手。“你走开。”
“莫不是小国相不知此事,害羞了?”
“我给过你机会。”
这次换明长宴愣住了。低头看看自己,衣衫半解,手还搭在人家身上。抽回来好像太刻意,可是这样……又……。只好维持着不上不下状态。
没几秒,明长宴被抬起,扔在床上。

刚刚大脑死机的他突然清醒过来:“怀瑜!”
怀瑜已经压了上来。
本就松散的衣裙一下就被扒掉大半。隐约露出白皙的皮肤。
突然想起多少年前那次酒醉。
“昭昭。”
明长宴突然腿软了一下。说了这么多流氓话的脸这时却红起来。
“昭昭…”
一下子堵得明长宴说不出狠话来,何况面前的人是怀瑜。
只道“好怀瑜…怀瑜哥哥……”正要求饶。怀瑜却是被这一声完全拔除了理智。
一下子凑过来。吻住了明长宴的肩头。
占有他。他是我的。
直到明长宴喘出一声。克制着的喘息更有种隐晦的意味深长在里面。
却是叫怀瑜一下子清醒回来。
“对不起。”
然后匆匆离去。
明长宴呆呆的躺着。半是回味半是自悔地想着刚刚。
该死。
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月下酒

糖!吃完后告诉我甜不甜!!从 @时予 小姐姐地方拿到梗嘻嘻嘻。

“子美啊,喝酒吗?”
李白娴熟地翻过杜甫家的矮院墙。手里拿着一小坛酒。笑眯眯地晃了晃酒坛。自顾自地接到:“要大点的酒盏!”
杜甫依言去取了对,递给李白一只。也不急着倒酒喝。徐徐地问道:“太白兄今日怎来了?”
李白朝杜甫咧嘴一笑,道:“自然是你这儿好啊。”去其他地方老酒鬼们都要抢我酒喝。
杜甫一愣,在一刻的意马心猿后,听出了弦外之音,莞尔道:“太白兄可是真爱酒。什么都大气,在这酒上倒是不愿让了。”跟个小孩儿似的。杜甫暗自摇头笑了笑。
带的那小坛很快就喝完了。杜甫又去买了几壶回来。
有七八分醉意的李白笑道:“他们总说我李白十句诗有九句不是女人就是酒。哈哈哈哈哈这话可没说错。人生啊及时行乐,酒这东西……”接下来的杜甫就再也听不见了。
女人。女人。女人!
李白这般爱酒。是不是对女人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是不是碰过很多女人!
杜甫攥紧了酒盏。以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盯着李白。
前不久还应和着李白那套及时行乐论的杜甫此刻厌恶着他的不作为起来。
偏偏注意到杜甫看着自己的李白还抬头对杜甫一笑。眉眼净是风流。
对女人……也这样?
攥着酒盏的手竟显出几道青筋。
他是我的。
我一人的!
空气中满是酒的甘甜。
欲望。嫉妒。理智。纠缠着,把杜甫折磨得要发疯。
……我恨他!恨到想杀了他!杜甫低头想着。等看到李白的时候,心又软成一片汪洋,溃不成军。
嘴唇被咬得近乎苍白。
我是要疯了。
我喝醉了。
杜甫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
月撒下一大片光。

早安。吻。甜饼。

周末。
比谢俞早醒一步的贺朝撑起身子看着熟睡的小朋友。
真可爱啊。
贺朝轻轻地捏了捏小朋友的脸。
他好软啊。
也没干什么,仅仅是看着他,就觉得心被填满了。
他是我的,是我贺朝一个人的小朋友。
“唔……”谢俞醒了。还是迷迷糊糊。
贺朝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叫着“哦!!!你醒啦!早安!!”
……sb。谢俞翻了个身子继续睡。暗自叹着这样下去没多久就要把贺朝送进医院。
贺朝只好又躺下来,在背后盯着小朋友的后脑勺。
好想揉啊。
很多年前他也这么想过。
幸好没错过。太幸运了。
想让小朋友安分睡觉的朝哥在五分钟后终于忍不住,又叫道:“小朋友,我好喜欢你啊。你好可爱啊。”
可爱你妈。。谢俞轻轻踢了脚贺朝。
“我想……”睡觉。话还没说全。贺朝已经凑上了。
“想要早安吻?可以啊,小朋友你贼会玩!”
说着亲亲在谢俞嘴唇上印了一下。
“你……”
“还不够?”贺朝又亲了一下。
“……”睡意是亲没了。但谢俞想打人。
贺朝见谢俞这么瞪着他,开始暗自反省。突然灵光一现,琢磨出了个结果。
开始热吻,手还不安分地往下摸。
……算了,也认了。
谢俞这么想着。开始和贺朝激情缠绵。

大家好,我是西潺。
脆皮鸭食客。
最近很沉迷现欧。
历史同人暂时只吃杜李(李杜也ok)和轼辙
是个边缘写手。
文章有不足之处请指出!感谢您!
欢迎安利!欢迎扩列!
QQ2145416938
爱您。

818杜李那些破事(2)

1李白藏了坛酒。据说有些特殊功效。打算等杜甫长大了给他喝。

2杜甫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李白,中二时期三句不离李白,各种花式夸(其实现在也……不过都是暗戳戳嘻嘻)

3杜甫家里养了只狐狸,叫青莲。

4李白在杜甫家留宿都是睡同一个被窝的。虽然其实可以再理出个床位来。

5李白到杜甫家里留宿的话。杜甫会换床被子。

6想李白的时候,杜甫会把那床被子拿出来盖。|ω・)

7.杜甫的酒量其实还是挺好的。特别和李白这种别人喝一杯,自己喝十杯的人一起时,一般都不会完全喝醉。

8.杜甫在外人面前不怎么喝酒。

9.李白觉得杜甫又乖巧又纯情(其实并不是)调戏起来特别()

10.李白喜欢摸杜甫的小脑壳。




818杜李那些不为人知的秘闻(1)

1.每次杜甫和李白相伴旅行,杜甫总会有这么几晚上以各种理由只租一间房。

2.李白喜欢蹭质地柔软的被子,睡梦中就直接把杜甫当
成被子()。

3.李白睡相很差。同睡时,经常翻到杜甫身上。

4.杜甫总是比李白醒得早。然后就假装不经意地用自己的()顶李白。

5.杜甫在李白看来害羞脸红的时候其实十有八九是在yy李白。

6.杜甫理论知识以及知识面要比李白丰富。|ω・)

7.李白无聊的时候会半夜三更到杜甫家去找杜甫玩。

8.杜甫好几次在李白家面前徘徊。就是没敢进去。

9.杜甫有本chun宫。龙阳的。里面的人物被他添了几笔。传说有几分神似李太白。

一些脑洞。码着辽,有空写。大家当小段子看吧。晚上继续。






杜李。花酒。


花酒其实在宋时才盛兴。我随手用了见谅。(下面正文

落花时节。
那人在院落里,抓起酒壶就是一番痛饮,任清冽的酒洒落脖间。罢了拿袖子一摸,带着几分醉意的笑眼看着。
“可是回来了?”
“…太…太白兄…?”杜甫似做梦般神志不清地呢喃道。
“嗯。不欢迎?”
如初醒的杜甫跑过去揽住李白的肩。忍不住地在李白肩上蹭来蹭去。
我好想你。好想好想好想你。当然这般思念他没敢说出口。现在这样的举动在自己这种心怀不轨的人地方,已是逾越了。只好以还小的名义自欺欺人过去。
“小狗都没你这么粘人。”李白捏了捏眼前人的脸。少年人的身形已经拉开来了,也是,一算年纪也是成人了,只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尤其是笑起来多少透出些稚气。
杜甫脸蒙上些红色。低下头暗暗唾弃自己过于放肆。一旁自我反省。
不知何时起,自己对李白的欣赏变了味道。从李白的诗才……到…到觊觎他的身体…
多少次的梦魂萦绕。
李白只当自己打趣杜甫又过头了。一边笑着一边又忍不住地掐了掐杜甫的脸。
“今晚上有灯会。”李白淡淡地说。
“你…你…可愿同我一起去喝……花酒?”
李白早想和杜甫一同去喝花酒。只念着他年少,去了易玩物丧志,这么小就去又总归不大合适,便一直未提。
“去的!”杜甫也不细想便应和下来。
李白见杜甫这模样不禁大笑。也不知这杜二甫到时害羞成什么模样。
至烟火地。
到青楼门前,杜甫便扯着李白袖子不给他进去。倒终坳不过李白,进了里面。
李白风流,却不是什么一味寻欢作乐之人。到了那儿也只不过听听歌姬弹琴,喝酒吟诗,与杜甫闲聊几句罢了。
李白豪爽,杜甫喝一杯,他便要喝个六七杯。纵使一身好酒量到了半夜也醉得不省人事。杜甫也半斤八两,只留一丝清明。
便索性留在这儿过夜。
令妓女退下,杜甫刚关过门转身。就见李白有一下没一下地拉扯衣服,嘴里哼哼唧唧着 。
杜甫一下瞪大了眼睛。而后又喝了一口酒壮了壮自己的怂人胆。以一种及其露骨而又意味深长的眼光盯着李白。
醉酒的他脸颊露出些不正常的潮红,扯着衣衫又似乎呻吟着什么。这副模样在杜甫眼里就像发了情的猫一样。
午夜梦回时候,这样的场景在杜甫脑里不知出现了多少遍…只是这次……李白他……
翌日,李白醒来。宿醉带来的头疼一股子冒出来。抬手扶额时竟在手腕上看到了一两点红痕。也不知是哪个大胆的女子。李白笑笑。杜甫也不知跑去了哪。不过在李白收拾打算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几点疑似白浊的液体。想定是那小子害羞先跑了。
归去。
又逢君。